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主 頁
緣 起
中心提名
關於本會
法會與活動
殊勝傳承
薩迦分脈傳承
殊勝皈依境
認識薩迦
圓滿宮與度母宮
達欽法王簡傳
中心及傳承上師簡傳
薩迦祖師
薩迦上師簡傳
其他上師簡傳
上師開示
相關連結
聯絡我們
薩迦法王特別公告
第三世蔣揚宗薩仁波切
Dzongsar Jamyang Khyentse Rinpoche 一九五九年六月一日,確吉羅卓仁波切六十五歲時,當天晚上天空出現如太陽般的強光,地上微微的震動;當時他在住處,身坐直,手結旗克印,面向西藏,手指天,口唸「啊!啊!」示現涅槃。 圓寂之後,有三位轉世,其中經薩迦法王和頂果欽哲仁波切認證的就是突登卻吉嘉措,現在的宗薩仁波切。 薩迦法王受託尋找轉世,尋到之後保密了七年,並說:「在這三位轉世中,若認證敦珠法王長子董謝聽列仁波切的長子為宗薩寺確吉羅卓仁波切的轉世的話,對眾生和佛法會有最大的利益。」 在薩迦法王未認證之前的二年,聽列仁波切曾帶他的兒子到菩提迦耶朝聖。當時頂果法王也在菩提迦耶,曾對羅卓仁波切的侍者札西南嘉說:「這就是確吉羅卓仁波切的轉世。」侍者問:「要是薩迦法王認證另一位怎麼辦?」頂果法王回答:「如果薩迦法王有神通的話,就只會認證他。」 宗薩仁波切七歲時,頂果法王在鍚金的寺廟,為他舉行坐床典禮,並擇吉日給予他無死度母心髓長壽灌頂;還教導他藏文字母gha、ga、kha、nga等,自此以後,在頂果法王座下接受上千灌頂。坐床之後,我本人(鄔金仁波切)曾陪同宗薩仁波切到達蘭薩拉面見達賴喇嘛,最主要是去接受皈依戒和接受法名。當時達賴喇嘛送給他一尊佛像及一件衣服,並為他取名為突登卻吉嘉措;對他說道:「你前世是一位學理淵博通達的成就者,這一世也必須和前世一樣。」 宗薩仁波切從薩迦法王座下接受道果傳承教法及續部全集的所有教法的灌頂,可以說薩迦派的灌頂在法王座下都已完全獲得。 截至目前為止,宗薩仁波切共親近了五十位上師,在其座下接受灌頂。雖然不像第一世蔣揚欽哲旺波接受七百大冊的教法,但是在當今所有轉世的上師中,他已算是接受最多教法的一位。 他的第一位指導老師是羅卓仁波切的事業金剛確滇。確滇在指導宗薩仁波切的期間,身體無任何病痛,有天晚上自然入睡,隔天早上就圓寂了。第二位老師為上一世的一位出家眾弟子蘇渣,他是一位很好的僧侶。第三位老師是鄔金仁波切寺廟(秋林寺)的一位喇嘛,他負責教導唸誦讀寫。之後為,烏金喇嘛和香竇貢噶(前一世的弟子,也是一位很好的上師)。 薩迦佛學院一成立,宗薩仁波切就在堪布阿貝的座下研讀經論約七年之久。他的學習無人能比,尤其善於辯論。至於閉關的修持,六個月的關共閉了四次,三個月的關約六、七次,為弟子灌頂,第一次是在不丹給予敦珠新岩藏的灌頂,總共有一萬五千人受灌,為時一個多月。又在不同的時刻傳了一次,共給了二次敦珠新岩藏教法的灌頂。另外在比爾給了秋吉林巴新岩藏寶藏教法的灌頂。在西康宗薩寺給了教法全集及前世仁波切的教法和灌頂。至於其他國家給了什麼灌頂我不是很清楚。 我和宗薩仁波切非常的熟,也很了解他的個性。他總把最不好的表現給別人看,但一個人獨處時,最好的部分就完全展現出來,這就是他獨特的個性。他做別人沒有做的事,在世間法上,絕不依傳統、反傳統,創造自己的風格。但仔細觀察現今世上,法上應怎麼做就那麼作,真正如法去做的就是宗薩仁波切了。
平常他都說他不會卜卦,但其實所有的事情,他是完全了知的;關於這一點我是很清楚知道的。有時候他會說,在那個時候我就是這麼想的,由此可以確定他對於情況是了知的。還有前二世的欽哲仁波切都是修持大威德忿怒文殊有成就的,因此這一世也必定有極大的慈悲和力量;但是他總說自己沒有任何的能力和力量。他說:「我的功德主們經濟情況愈來愈不好,不管我修多少法,他們的情況都是每況愈下。」 實際上,他和其他人是不同的。看他所行的事業就知道他都是在弘揚護持佛法的。他護持西藏及印度的宗薩佛學院,還有西藏閉關關房的費用。在印度、不丹也有他護持閉關的行者;可見他的確有能力護持弘揚佛法事業的。他絕對不會浪費他自己的時間,只要一有時間,他馬上修法或舉行大法會,他所做的事,絕對是有利於佛陀教法的講說和修行。有時候他會說該有一部好車子,可是他又說這在因果上是不容許的,因此而作罷。嘴巴去講這是合法不合法是容易的,人人會講,但是像這樣真正去想這是合法不合法的人,卻是非常的少。 如此觀察他隱密的作為時,可以發現他許多特殊不共的地方。如果你愈觀察宗薩仁波切,你會愈覺得他好;但是你若不觀察他,你會覺得他是一個瘋子。 寧瑪巴曾在菩提迦耶舉行一次會議,會議中有幾位轉世仁波切建議成立一個團體,並應迎請宗薩仁波切參加。當時有位祖古提到宗薩仁波切是薩迦巴,絕不能讓他加入。宗薩仁波切聽了之後,表示非常的高興,且從沒有這麼高興過。那一年會議結束後,寧瑪巴在菩提迦耶舉行大法會時,宗薩仁波切決定把他在菩提迦耶原預定蓋薩迦寺的一塊很大的土地獻給了寧瑪巴。他所做的事就像這樣--在薩迦巴說宗薩仁波切是寧瑪巴,在寧瑪巴說他是薩迦巴--他卻很高興。 在眾人中,我算是最了解他的。他有時會叫我到他身旁,然後說了好多好多的話;但我知道他講的都不是實情。我坐那兒是要看他做什麼事情,而不是聽他說些什麼事情。 不管第一世、第二世或這一世的宗薩仁波切都是不分教派的上師。在教派上絕不會有偏失、偏頗的。對人種他也沒有分別。但是如有西藏人在場時,他定說西藏人不好;有不丹人時,則說不丹人不好;他在東方人面前會說歐美人的頭髮、體態等多麼的優美;到歐美國家則說東方是個非常美的地方,佛法非常的興盛,你們就像猴子一樣。 他雖年已過四十,但是習性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根本沒有改變過。八歲時作的表情,現在還是這樣,所以我相信他一定會非常長壽的。

Copyright©2013   |   Sakya Tsechen Phuntsög Choling  薩 迦 大 悲 圓 滿 佛 法 中 心

置 頂
返 回
返 回
置 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