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主 頁
緣 起
中心提名
關於本會
法會與活動
殊勝傳承
薩迦分脈傳承
殊勝皈依境
認識薩迦
圓滿宮與度母宮
達欽法王簡傳
中心及傳承上師簡傳
薩迦祖師
薩迦上師簡傳
其他上師簡傳
上師開示
相關連結
聯絡我們
薩迦法王特別公告
薩迦傑尊企美祿頂仁波切
H.E.Sakya Jetsun Chimey Luding Rinpoche 尊貴的 薩迦傑尊企美祿頂仁波切被認為金剛瑜伽母之化身,是西藏少數高深修持的藏傳佛教女瑜伽士之一,她也是當今唯一能給予薩迦道果教授的女性上師。 1938年藏曆地虎年,仁波切出生於度母宮或是稱為薩迦昆氏家族的度母王府。從五歲便開始佛法上的學習。薩迦崔欽法王是在她六歲時出生。依照家族的傳統,在她七歲大時受沙彌尼戒,也就是在她「年紀大到足已驚走烏鴉」。十歲時作首次閉關,她在一個月內圓滿了四臂伏魔金剛手的短咒一百萬遍及長咒十萬遍。十一歲時,她的父親貢噶仁欽給予她首次的教學任務,於藏曆四至十月派她前往西藏的北部平原,傳授頗瓦法「遷識法」指導供養食子、舉行煙供及給予其他的教學及灌頂。她是西藏史上第三位給予薩迦道果(Lam Dre)教授的女性上師,一位完全具格的上師,她以其金剛瑜伽母之教學而聞名,並被視為金剛瑜伽母之化身。 1951年,她作了首次且著名的卜卦(藏音為「默」)。在當地有一大寺院,她正在那給予教授,而這時正是(Radring)攝政時政治產生危機時期。地方寺院的方丈-卡鐸仁波切(Kardor Rinpoche)因袒護(Radring)攝政,因此之故,卡鐸仁波切被西藏政府逮捕入獄。該寺一誠懇、耽憂的代表要求面見薩迦傑尊瑪並請求她作一個「默」來預測該寺方丈何時能被釋放。她以骰子來卜卦,之後,建議該寺僧眾舉行度母四壇城供法會及唸誦二十一度母禮讚文十萬遍。 在1952年,仁波切訪問拉薩時,當達賴喇嘛確認其弟為薩迦崔欽時,有一群僧侶要求與她晤面。他們誠心的感謝她,當她詢問及為何道謝的原因時,才回想起那已遺忘的意外及「默」。他們告訴她,他們依照仁波切的指示圓滿了十萬遍的二十一度母禮讚文,隔天,該寺方丈即被安然釋放了。 她的大弟在她四歲時過世。她的母親死於1948年,當時傑尊瑪年方九歲,而薩迦崔欽法王才二歲。他們的妹妹死於1951年,年方八歲。不到一個月,父親亦相繼過世。這是在薩迦的一次傳染病流行期間。這意謂著通常由父親所給予的教授,必須改由其他的上師來教導。他們的姨媽帶他們前往哦巴寺,他們在那裡接受偉大的康薩住持(方丈)-拿旺洛卓顯遍寧波(當巴仁波切)所傳授的道果教授。 1952年,在達賴喇嘛確認其弟為薩迦崔欽法王後,他們原本打算要受教於西康偉大的蔣揚欽哲確吉洛卓計畫,因薩迦法王不能離薩迦太遠及其責任因素而改變。取而代之的是,他們再次前往較近的哦巴寺,接受當巴仁波切所給予的不共道果教學釋(Lam Dre Lobshe蘭瑞洛謝)薩迦傳承的教義精髓。但不幸的是,方丈未圓滿其教授時即已入滅,而改由康薩霞仲-拿旺洛卓滇津寧波接續未完的教授。傑尊瑪說道:「自從尊者 達賴喇嘛確認其弟為薩迦法王後,薩迦法王與我就一直是彼此的友伴,無論他去那裡,我總是跟著他。」 從那時起,直到他們逃往印度,他們都接受同樣的教導及做相同的閉關。在同一時期,他們從康薩方丈接受不共道果教學釋,他們亦接受了哦巴寺遍德拉章(王府)遍德堪布所傳授的哦千貢秋倫珠傳記的口傳,此時是1953年。 1954年,他們從康薩霞仲-拿旺洛卓滇津寧波處獲得《成就法總集》(Druptap Kuntu)的傳承。(《成就法總集》是包含四部密續的諸多灌頂及儀軌的鉅著,是在十九世紀由蔣揚欽哲旺波與他的學生蔣揚洛特旺波所編撰而成。) 當傑尊瑪16歲時,她與薩迦法王進行喜金剛的閉關,他們的老師也和他們一起閉關。雖然,他們在各別的關房閉關,但他們以傳紙條的方式來保持聯繫,在同一天入關,同一天出關。他們修持所有不同而須持誦的喜金剛咒語乃拉雅咒(The mantras Nairatmya),這次閉關長達七個半月。之後,進行一個月的金翅鳥(Vajra Guruda)閉關,在此期間她持誦該咒共達一百五十萬遍。在他們完成此次閉關後,他們的姨媽希望傑尊瑪作一個七天林給薩(Ling Gesar)的閉關,藉由在鏡中預見未來以發展其預知的能力。而她也順利完成了。 1955年,在她結束此次閉關不久,有一群來自康區的僧眾抵達薩迦,並請求薩迦法王給予道果教授,但因薩迦法王已有自己的行事計畫,因此,無法答應他們的請求。他們的姨媽遂請求當時十六歲的傑尊姑秀親自來給予教授。《道果》包含整個佛法教義範疇的完整循環系列,從小乘到大乘,直到包括金剛乘。它的重點在於畢瓦巴的喜金剛傳承。傑尊瑪依照拿旺卻扎(Ngawang Chodruk)所著之《道果導論》,此外口傳所有與薩迦傳承相關的修行與儀式。整個教學持續了約三個月。因此之故,她成為薩迦史上傳授道果的第三位的女性,也因此,在1956當她與薩迦法王前往拉薩接受尊者 達賴喇嘛所傳授的菩提道次第中級教義時,是由傑尊瑪領隊,她被冠以代表贏得最高薩迦傳承持有者之薩迦帽,並以一金傘作為前導。 同樣也在1956年,她與薩迦法王接受了當時在拉薩的蔣揚欽哲確吉洛卓所傳授的完整寧瑪傳承之「大圓滿心要。」 蔣揚欽哲確吉洛卓那年不久後來到薩迦並給予了「恰美南吉」(Chak Mey Nam Zhi)或稱為四種不間斷的修行法,獲得完整道果教授者。 在1957年初,傑尊姑秀與其弟一同前往印度朝聖,當時,尊者 達賴喇嘛與班禪喇嘛也在印度,在此她首次萌生到西式學校學習英文的想法。 在1958年,她的弟弟在薩迦陞座成為薩迦崔欽法王。數月後,西藏遭中共入侵,傑尊姑秀、薩迦法王、他們的姨媽及一群隨員遂至印度。 在印度,她自己研讀《三現分》(the tree visions)及薩迦班智達所撰寫的《三律儀論》。但對她而言,在印度一位比丘尼沒有寺院生活的支持卻要守著外在紀律變得日益困難,因為,她發現自己因光頭及身著僧袍而成為嘲諷的對象。在詢問過尊者 達賴喇嘛及薩迦法王後決定還俗。雖然,她的內在態度仍是一位比丘尼。 之後,她開始跟隨一位傳教士學習英文,並遇見了祿頂謝庫修,他是哦巴寺祿頂堪仁波切的弟弟。由於祿頂傳承是血脈傳承,而且,祿頂家族是薩迦昆氏家族的旁支,她的姨媽及家中數位老侍者便生一計,希望她嫁給祿頂謝庫修。一開始她並不答應,但因他們結合所生下的一個男孩,將會成為祿頂霞仲,最後她才被說服。於1964年嫁給仁千祿頂。 1967年,他們的第三個小孩出生了,他是個與眾不同的小孩。傑尊瑪描述說他不會像其他小孩那樣哭鬧而會自己醒來,並以作手印的方式自娛,他自言自語的彷彿在課誦法本一般。當他三、四歲時,他開始顯露想要出家的意願,而且在僧眾周圍總是顯得非常喜悅,當有宗教儀式舉行時,他寧可去參加法會也不願與其他的小孩玩耍。這個小孩後來成為祿頂霞仲。 在1971年,將年僅四歲的霞仲仁波切託付給他的伯父照顧,傑尊瑪與其先生及三個年幼的兒子移民至加拿大定居,在阿爾貝塔的一個農場從事僱工。1973年他們搬遷至溫哥華。目前,他們住在李渠蒙(Richmond)位於溫哥華近郊。 剛開始傑尊瑪完全不從事教學,因為,她必須照顧家庭、孩子及謀生。當薩迦法王及德松仁波切開始在紐約給予教授時,人們一再重複請示是否有仍在世的女性傳承持有者?因此,他們皆要求傑尊瑪再次開始從事教學。 所以,她在溫哥華成立了一個佛法中心「薩迦吐殿策千林 (Sakya Thubten Tsechen Ling)」以及另一個位於加州的奧克蘭(Oakland)薩迦德千林(Sakya Dechen Ling)。她訪問了紐約、波士頓、洛杉磯、明尼波里和華盛頓等的巴登薩迦(Palden Sakya)(在美國的薩迦佛法中心會社)佛學中心。並曾在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澳洲、巴西及夏威夷給予教授。 長久以來,傑尊瑪一直想利用餘生來修習金剛瑜伽母閉關,同時她也想在她閉關的所在地建立一所閉關中心。在她自己的修課座間,給予住在該中心的個人引導及指示。該中心將名為卡雀林,意即金剛瑜伽母的事業淨土。修行者可以在那有設備的環境中從事一個月到一輩子的閉關和隱居。
置 頂
返 回

Copyright©2013   |   Sakya Tsechen Phuntsög Choling  薩 迦 大 悲 圓 滿 佛 法 中 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