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主 頁
緣 起
中心提名
關於本會
法會與活動
殊勝傳承
薩迦分脈傳承
殊勝皈依境
認識薩迦
圓滿宮與度母宮
達欽法王簡傳
中心及傳承上師簡傳
薩迦祖師
薩迦上師簡傳
其他上師簡傳
上師開示
相關連結
聯絡我們
薩迦法王特別公告
第六世塔立仁波切 H.E.Tarig Rinpoche 尊貴的塔立仁波切於1923年藏曆十月十三日康區給嘉中部向索地方誕生,父親為仁增南嘉(持明尊勝) ,母親為索南巴尊(福德祥燈)。 天明誕生之時,家中清水變成乳汁;冬天之時西藏充滿冰雪,所住帳蓬支柱之下長出紅黃色的甲梅花,因此,仁波切幼時取名為甲梅。西藏冬天一般不會有雷嗚,但是仁波切出生之後的一段時期經常產生雷嗚。 一般來說,鳥類晚上歸巢,不使人見,然而,仁波切出生後七天的時間裡,都有西藏人視為護法化身的“破若”鳥,猶如日夜守護一般而不離。 位於與仁波切出生地距離遙遠之查榮寺後側山崖,有一稱為“布嫫山”;事後印證,在仁波切出生之當天,山上發生陣陣冬雷。 布嫫山前方,有一處稱為“布嫫索霞”的小湖,意為“布嫫山的碗”。此湖本來在第五世 察榮(塔立)仁波切圓寂之時突然乾涸;在仁波切出生之時,此小湖突然冒出興盛湖水,並且寺院當地的水草和牛羊乳水充足的現象同時出現,為當地僧人與牧民所驚歎。 第五世查榮(塔立)仁波切圓寂二年後,查榮寺全體僧眾為了尋找認證仁波切的再世者商討決議:“請示 薩迦法王與堪千 康薩堪當巴仁波切任何一位皆可”。於是前世察榮仁波切之弟─卻尼(法日)連同許多僧人,攜帶供養與物品前往藏區與拉薩,首先前往哦巴耶旺確滇寺參見堪千 康薩堪當巴仁波切,請求賜與確認轉世者之事。 堪千 康薩堪當巴仁波切指示:“現在請前往薩迦寺中,請求薩迦法王( 嘉昆蔣揚圓殿桑波仁波切)或札秀欽雷仁欽仁波切。請示其中任何一位都可以,無有差別!”其次,僧眾依言前往薩迦寺,請示 薩迦法王(嘉昆蔣揚圓殿桑波仁波切);法王表示:“請各位七日後再過來此處,吾當給予指示。” 七日之後,僧眾又再前往晉見法王;法王開示:“請先回到查榮寺完成各項除障與修法之後,再開啟現在交付給各位的信函”。但是,僧眾以路途遙遠、交通不便,若是信函開啟以後倘遇字義艱深或語意難明,難以再作請問之故,極力向 薩迦法王請求能夠立即開啟信函明瞭實情,終於,得到法王首肯。 信函載明:『由此(查榮寺)距離不遠之西方,阿里與羊卓(農區與牧區)相接之地,泉水險道斷阻山谷中,妖靈所在之紅色岩山,具有白色牛隻與白狗,父名附帶有覺字,以及尼瑪之名相;母名“南”“巴”或“準瑪”,水年肖鼠或豬皆可,在稱為“給”的地方可以尋獲。』其中,查榮寺的僧眾又針對此預言信函所說的“給”地表示不能明白,請示 薩迦法王。法王清楚說明:『這是指給嘉地方中部的意思!』 僧眾們也將此事請示 札秀欽雷仁欽仁波切,仁波切表示:『不需要對薩迦法王的指示有任何疑慮!等到你們回到烏藏與西康之間,自然會有聽聞到一則清楚的消息。』 查榮寺的僧眾們藉由薩迦法王( 嘉昆蔣揚圓殿桑波仁波切)和札秀欽雷仁欽仁波切二位異口同聲指示,斷除疑慮,隨即動身回返寺院。 半路中,來到一處稱為“索‧帕王揚宗”的地方時,遇見一位來自於下拉秀地方的朝聖旅行者──嘉佑。彼此交談打聽之後,嘉佑表示:『聽說給嘉地方中部某官員誕生了一位具有神奇兆相的孩子!他是噶瑪巴的轉世,並且已經著衣授名為噶瑪巴......』 查榮寺的僧眾們聽見此言,心裡想著:『我們寺院的轉世祖古先被其他傳承認證帶走了!』以難過的心情繼續踏上回返的路上。 途中,登門拜訪給嘉地方下部的首長──索甲;他向僧眾們表示:『我已經了解你們轉世祖古的相關事情,如果能夠(依照薩迦法王所說)認證這位具有神奇兆相的孩子是非常好的事。此外,這位孩子事實上還沒有被認證為噶瑪巴的轉世者。』聽到這樣的實際消息,查榮寺的僧眾們更加相信薩迦法王( 嘉昆蔣揚圓殿桑波仁波切)與札秀欽雷仁欽仁波切的預言,歡喜安心的回到寺院完成各種消除障礙、積聚吉祥的修法。 1926年,查榮寺的主要執事僧眾向仁波切的父親奉上薩迦法王親自蓋印的認證信函與各項禮品,敬請將年幼的仁波切還予寺院。 仁波切的父親表示:『現在還不能立即決定,必須先再請問 達桑仁波切。』之後,請問 達桑仁波切時,達桑仁波切回答:『吾人的教法傳承是噶舉派,因此,必須請示大司徒仁波切方可。如果他允許的話,我們可以奉上這位小孩讓各位迎回!』 查榮寺隨即派遣二位代表前往拜見 大司徒仁波切。大司徒仁波切也對於薩迦法王( 嘉昆蔣揚圓殿桑波仁波切)或札秀欽雷仁欽仁波切二位賜予的信函與預言內容作了相同的看法,並且給予:『你們應當由這個家族中迎回這位珍貴的轉世祖古』的良好答覆。 1927年,仁波切5歲之時,查榮密咒法宗寺的殊勝上師 勇殿嘉措仁波切為主之上師與僧眾共十三人,為 仁波切舉行皈依獻髮著換僧衣之儀式,取名:『無畏善德成就王』(吉美開尊竹必旺波)。 當時,寺方將新製的(小孩尺寸)薩迦派班智達帽、以及蔣揚欽哲旺波尊者賜予仁波切前世(第五世)的(大人尺寸)薩迦派班智達帽展示在年幼的仁波切面前。『小的班智達帽不是我的!大的才是我的!』年幼的仁波切直接作了辨認。 1928年,仁波切6歲之時,在家中由藏文讀寫開始,學習一切經典的基礎,然後不久之後由於查榮寺僧團信眾的迎請,仁波切與父親母親一切回到寺院。 完成昇座典禮之時,年幼的仁波切捧持米杯,將杯中所盛之藏紅花所染穀米撒向每個地方,乃是示現未來完全恢復已遭受破壞教法與寺院之緣起。 昇座當天,虛空當中顯現五色虹幕、太陽周圍光暈極為燦爛、雲朵現為八吉祥形狀.......等吉祥喜慶之景象。而後依序於第三世 勇殿仁波切座前聞受喜金剛灌頂與各項法要,該時已能唸誦整部《佛語大藏經》(甘珠爾),清楚展現殊勝大士之本色。 9歲至10歲之間,年幼的仁波切已經能夠背誦喜金剛、大日如來、不動佛等等各種密續儀軌,並且在善於講解的大德 ── 文殊教法(蔣滇)的座前,成熟的聞思藏文文法三十頌、音勢論、正字學、四部醫典與各種醫學典籍。 1932年,在第三世 勇殿仁波切座前領受沙彌戒。於文殊教法尊者(蔣滇)的座前徹底聞受沙彌學處之釋典、藥典與曆算。向結古寺的終身閉關大德 卡秀貢噶巴桑(慶喜祥桑)尊者領受蔣揚欽哲旺波尊者滙集之儀軌《成就百法》,以及其他各種法要。 15歲開始,依序又在堪布 文殊教法尊者(蔣滇)的座前學習《入菩薩行論》、《中觀四百頌》、《入中論》、《阿毗達磨論》與《般若學》.......等;也在根本上師 勇殿仁波切的座前學成《曆算典籍‧具理心髓》。該年也以四個月的時間,閉關修持《威猛蓮師》的長壽法,產生各種希有徵相。 18歲時,仁波切出身的拉秀家族與札烏家族發生鬥亂,札烏家族引進西寧的軍隊人數超過千人加入戰爭。西寧的軍隊認為查榮寺與拉秀家族有所關連,於是決定搗毁查榮寺。 札烏家族與囊千攝政王接到消息以後,知道寺院與派系鬥爭無關卻阻止不及,於是查榮寺被毁,無數僧人逃往山林躲避,此時噶舉派之薩就仁波切(第六世察榮仁波切兄長)給予完善的救助。之後,才由於無數具信施主的資助,修復寺院。 20歲時,仁波切與第三世 策倉仁波切、十六位僧眾,來到哦巴耶旺確滇寺晉見堪仁波切,自於哦千金剛持轉法輪節日(九月)開始接受各種教法。 21歲,以『祿頂堪仁波切‧文殊佛法教證勝幢吉祥賢』(蔣揚圖滇隆多嘉稱巴桑波)作為戒師而領受比丘戒,比丘戒名:蔣揚當卻尼瑪(文殊妙法太陽)。 順利回返寺院之後,進行喜金剛閉關,從皈依與金剛薩埵修誦等各十萬遍的四前行開始,開始專一修持正行生圓次第,包含四種羯磨事業的火供與食子迴施,在一年二個月的時間裡沒有障礙的圓滿完成。 不只如此,仁波切也完成卡雀瑪、四臂伏魔金剛手、橛金剛、白色六臂如意怙主、大日如來......等具量近誦閉關。過程當中某時機,仁波切在上師 勇殿仁波切座前,歷經四日的時間,領受查榮(塔立)祝千尊者傳承之包含《前行》等程驟之《善逝秘密總集威猛蓮師》伏藏法大灌頂。 1953年,哦巴傳承之康薩堪仁波切‧語自在功德海(雅旺勇殿嘉措)駕臨查榮寺,傳授《無量壽佛與馬頭明王合一灌頂》,又以五日的時間一起完成“橛金剛食子迴遮》、《喜金剛》與《寶帳怙主八尊》......等各種灌頂。往昔,仁波切身患微恙,此時藉由康薩堪仁波切的加持,得以完全痊癒。 1956年,仁波切三十四歲,向三寶作強烈的祈禱,產生預示徵兆之夢境。夢境裡,虛空充滿密佈之黑雲,中央燃燒猛烈的紅色火焰,從其中內部響起一陣聲音,說著:『血染獅子藍綠之鬃毛,狗咬青藍玉龍之大腿,腳踩大鵬金翅鳥之角,猛虎斑駁紋路被火燒。現今若不逃離受暴地,無論如何不能得平安』。仁波切在夢境心想,這是誰說的話語呢? 隨即耳聞:『是寶帳怙主之語!』又聽到聲音:『野蠻人控制具法西藏之傳統,修行教法將似塵土被風吹,拉薩各種聖物被惡毒共軍毁!』同時!虛空降下強烈冰雹與霹靂,刮起暴風而且天翻地覆令人害怕。寺院之大殿與鰲頭、幢、旗幟.....等全部倒插;柱底朝天並且瀰漫煙塵,然後仁波切由寺院一角的窗戶跳出,金閃閃的寶帳怙主以指尖將仁波切置於一處悅意舒適之草原。該處有一道門,仁波切由此外出,遇見兄長 偉瑟!夢境中,仁波切向兄長問說:『不願意在惡劣的時機裡潛伏外出嗎? 』兄長表示:『願意 ! 』兄弟二人想法一致。至此,仁波切隨即從此夢境中甦醒。 仁波切指示札讀總管說:『惡劣的時代即將來到,請在他人不能察覺的情況下,設法潛伏離境!若是消息走漏為眾人所知,必為共軍阻撓。必須極為守秘,請一心唸誦修持護法崗梭。』 仁波切向寺院之僧眾講傳學處,並且宣布:『此次不得不前往拉薩,將來回返之後,本人將同往昔一般,繼續護持本寺院之內外大小事務』。於是,仁波切沒有帶走寺院任何一針一線,於西元1956年(藏曆十月十九日)離開查榮耶旺密咒法宗寺。 六個月後,與兄長偉瑟會合,同行之人尚有札讀總管、蔣揚凱竹、巴札……等,約三十餘人,一起前往衛藏。在祿頂喜噶巴鍾地方晉見第七十四任 祿頂堪仁波切。然後,前往吉祥薩迦大寺,初次晉見當時年方十三歲的度母宮薩迦法王 ﹝雅旺貢噶特千巴拔仁波切﹞;薩迦法王雖然年紀幼小,但是身語意之行儀極為超群絕倫,仁波切因此感到非常歡喜與虔信。 仁波切從故鄉來此經過兩年的時間,卻沒有聽到時局變化的特別消息,心裡因為懷疑而想要回返故鄉。但是,仁波切想起往昔的夢兆而產生些許的猶豫。仁波切為此前往請示薩迦法王;法王賜予預言:『不可回返故鄉!應當觀察情勢而前往上部地區』(指尼泊爾與印度方向)。 仁波切又再前往晉見祿頂堪仁波切,並且在拉薩大小昭寺完成廣大供養之後,仁前往祖普寺朝見第十六世噶瑪巴。此時,共軍已經大規模侵入西藏,仁波切於是繼續往上部地區旅行。此時,追隨仁波切之僧俗至少有五十餘人,雖然後方有共軍攜帶槍彈與火炮的危險,但是由於三寶的加持威力與仁波切本身的悲心,所有追隨之人無一傷損,一起前往慕斯唐。 首先安身於勉唐寺,然後輾轉經過多波、念香……等地,為了利益教法與眾生之故,也進行教授實修與施藥治病……等消除眾生各種痛苦的勝行,最後來到加德滿都。 在嘉容卡秀大佛塔旁側搭立帳蓬居住之時,產生碗中開水自然化成牛乳、並且有人自動將兩尊『怙主‧夏千明珠嘉稱』黃金佛像奉獻於仁波切手中,自然構成興建寺院之良好緣起。 1969年藏曆二月二十五日之良辰,尼泊爾之薩迦派傳承『查榮(塔立)寺‧哲謙謝助林』開始破土動工,前譯派教法之重光大德─怙主 頂果欽哲仁波切、楚璽仁波切、噶舉派 達桑仁波切、鄔金祖古仁波切等無數上師與祖古、僧眾齊聚一堂,一起虔心修持乞地儀軌,並且加持寺院地基。日後由於仁波切之優越願力與發心、以及施主之護持,終於順利完成興建;相關事蹟與過程詳見他文。 仁波切又曾於1983年、1991年、1996年,三次返回青海玉樹『查榮耶旺密咒法宗寺』,將此歷經文革而被夷為平地之寺院重新修復,完善而良好的塑立其中所需佛像,並且添置各項寺院所需設備,同時撫慰與協助當地困苦藏民;相關事蹟與過程詳見他文。 1977年至1998之間,為了弘揚佛陀教法,仁波切在不同時期之中,無數次前往各國弘法,例如台灣、泰國、馬來西亞、柬埔寨、新加坡、印尼、香港、中國大路及印度等地,傳授薩迦派之不共灌頂、語傳與隨許等妙法甘露,淨化無數眾生之相續,植下解脫道的特別種子。仁波切以教法傳承為願,成立許多佛學會與中心,並且具足願力與發心在各道場不辭辛苦弘揚教法傳承。仁波切於各地弘法之概況,此處難以盡述;相關事蹟與過程請詳見各佛學會與中心之法訊與記錄。 仁波切一生過程之中,持續接受薩迦派甚深教法,例如《成就總集》與《續部總集》、《道果》……等密續法門,並且在揚雷穴興建關房,仁波切於其中完成各種久暫閉關實修。其他諸如授戒、傳法之無數勝行令人驚異!對於儀軌的嫺熟、壇城與佛像的繪製、包含食子供品的善巧製作、星曆占卜之精通亦難以在此詳細說明。仁波切始終不著名利,一切所有悉皆供養三寶、培養僧材、施藥義診、佈施卑苦眾生,實為護法利生大眾之表率。 1998年5月15日(藏曆三月十九日)仁波切在新加坡『薩迦滇佩林中心』示現圓寂,並且入定三日。 仁波切示現圓寂當日,尼泊爾與青海玉樹的查榮寺並未立即接到此消息,但是寺院的天空都同時產生五色虹彩的帳幕,當地居民為此少見現象紛紛感到猜疑,不知原因。祿頂堪千仁波切當時在台灣巡迴各地傳法,甫接到此消息,立即取消隔日所有行程,與其他各地台灣弟子前往弔唁與處理後事。 1998年5月21日,祿頂堪千仁波切與第四世 勇殿仁波切從新加坡迎回仁波切之遺體回返尼泊爾。移靈過程中,藏傳佛教各傳承之上師大德皆前來列隊致敬、表示哀悼,夾道焚香持花之僧俗數千人以上,備極哀榮。 停靈期間,藏傳佛教各傳承之上師大德皆前來依照自宗儀軌進行修法,亦產生有各種殊勝希有之徵相。最後,仁波切的色身進行荼毗大典,暫時圓滿此生度生行誼。 相隔二年,仁波切示現化身轉世者乘願再來,即是『第七世查榮(塔立)仁波切‧文殊慶喜事業祥幟』(蔣揚貢噶欽雷巴拔)。
置 頂
返 回

Copyright©2013   |   Sakya Tsechen Phuntsög Choling  薩 迦 大 悲 圓 滿 佛 法 中 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