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主 頁
緣 起
中心提名
關於本會
法會與活動
殊勝傳承
薩迦分脈傳承
殊勝皈依境
認識薩迦
圓滿宮與度母宮
達欽法王簡傳
中心及傳承上師簡傳
薩迦祖師
薩迦上師簡傳
其他上師簡傳
上師開示
相關連結
聯絡我們
薩迦法王特別公告
頂果欽哲仁波切
H.H Dilgo Khyentse Rinpoche (1910 - 1991) 尊貴的頂果欽哲仁波切是最後一代於西藏完成佛法教育與訓練的大喇嘛之一,他也是寧瑪巴古老傳承的重要上師之一,是實修傳承的殊勝持明者,他在一生中曾閉關二十二年,證得了許多受持教法的成就。 他撰寫了許多詩誦、修行法本、經註,也是一位重要的伏藏師,曾尋獲蓮師伏藏的許多甚深教法。他不僅是大圓滿心髓教授的大導師,亦是其一生所尋獲、受持與教導之數百個傳承的持明者,在他的時代裡,他是倡導利美(不分派)運動的典範,以能依循各派各自的傳承傳法而聞名。事實上,雖然一些當世的喇嘛、或是包括達賴喇嘛在內的許多上師未曾師事仁波切,但都奉他為其重要導師。 身為學者、聖哲與上師們的導師,寧波車不斷地透過他的德行、素樸、莊嚴和幽默來啟發那些緣遇的人們。欽哲仁波切於1910年出生於東藏的丹科河谷(Denkhok Valley),是九世紀赤松德真王室的後代,他的父親是德格王國的大臣。當他還在母親腹中時,便已被著名的米範仁波切(Lama Mipham)認證出是一位特殊的轉世,後來這位小嬰孩便被他命名為札西巴久(Tashi Paljor),並授予文殊菩薩的灌頂與特別加持。 當仁波切很小的時候,便極嚮往寺僧的生活,但他的父親則另有打算,因他的兩位大兒子皆已離家投入宗教生涯:一個被認證為轉世喇嘛,一個即將成為藏醫,因此他希望他的小兒子能夠繼承踵志,而不希望他成為一位被幾位具學上師認證的轉世活佛或轉世喇嘛。 十歲那年,這個小男孩因嚴重灼傷而病倒,將近一年的時間都臥病在床,博學多聞的上師們指出,如果不讓他修行,那麼小男孩可能活不久長,迫於每個人的請求,仁波切的父親終於同意讓這個小孩依其所願地履行他的天命。 十一歲那年,仁波切進了東藏康地(Kham)的雪謙寺(Shechen Monastery),雪謙寺是寧瑪派的六大寺院之一。在那裡,他的根本上師雪謙賈瑟(Shechen Gyaltsap)--米滂仁波切的法嗣,正式認證寧波車為第一世欽哲仁波切蔣揚欽哲汪波的智慧(意)化身,並為他舉行坐床典禮。欽、哲二字表示智慧與慈悲,欽哲仁波切的轉世是西藏佛教發展史的關鍵人物之一,這些重要人物包括了赤松德真王、卑瑪拉密渣(Vimalamitra),他們追隨蓮師在西元九世紀把密乘傳入了西藏;岡波巴大師,他是密勒日巴尊者的弟子和噶舉傳承的創始者;吉美林巴(Jigme Lingpa),他在西元十一世紀尋獲了龍欽心髓(Longchen Nyingthig)--廣大修行的心髓法教。 在雪謙寺,仁波切在寺院上方的關房裡,花了許多時間向他的根本上師學習佛法和修行,在這段期間內,雪謙賈瑟寧波車傳予他所有寧瑪派的基本灌頂與教授。同時,寧波車亦就教於其他許多重要上師,包括巴楚(Patrul)寧波車著名的弟子卓千堪布桑嘎(Dzogchen Khenpo Shenga)在內,他傳授給寧波車自己的大作:十三大註(Thirteen Great Commentaries)。 寧波車從超過五十位以上的上師處接受了廣泛的教授與傳承。 在雪謙賈瑟仁波切圓寂之前,欽哲仁波切向他敬愛的上師承諾,日後將無私地傳法於任何請法之人。之後,在十五歲到二十八歲之間,他將大部份的時間花在閉關修行上,住在僻遠的關房或山洞裡,有時甚至只以突出的山岩做為遮蔽,在靠近他出生地的丹科河谷山間落腳。 其後,頂果欽哲仁波切跟隨宗薩欽哲秋吉羅卓(Dzongsar Khyentse Chokyi Lodro)許多年,秋吉羅卓也是第一世欽哲仁波切的轉世,從秋吉羅卓領受了許多大寶伏藏(Rinchen Terdzo)的灌頂後,寧波車向其表明希望終生閉關修行的願望,但欽哲秋吉羅卓的回答是:「這是你將所學之無數珍貴教法教授他人的時候了」,從此,仁波切孜孜不倦地持續弘法利生,樹立了欽哲傳承的典範。 而與薩迦教主達欽仁波切關係密切,曾一起在秋吉羅卓座下接受教法,再加彼此互為師徒,達欽仁波切領受了頂果欽哲仁波切所持有的寧瑪傳承及教法,而給予達欽仁波切則將薩迦傳承及教法傳予頂果欽哲仁波切。 離開西藏之後,欽哲仁波切遍歷喜馬拉雅山區、印度、東南亞和歐美各地,傳法予許多弟子並給予開示,佛母桑雲拉莫和他的孫子與法嗣冉江仁波切(Rabjam Rinpoche)亦常隨侍在旁。 不管他到哪裡,總在黎明前即起,於一連串持續至夜的活動開始之前,便已修完幾個鐘頭的祈誦與修法,他總是無比沈靜、自在地完成每日驚人的工作量,無論他所做為何?他經常同時進行幾樣不同的工作?似乎總與他的見地、修行和行為無所悖離。他的教授和生活方式如一條道路的不同階梯、和諧地結合在一起。他廣施供養,終其一生總計供養了百萬盞油燈,所到之處,亦給予許多修行者與人們所需的援助,因此,很少有人不知道仁波切深廣的慈悲心的。 仁波切在各個聖地籌建寶塔與佛寺,用以消弭戰亂、疾病、飢荒,增進世界和平與未來佛子的修持與功德,他不屈不撓地在不丹、西藏、印度、尼泊爾等地重建了許多寶塔、佛學院和佛寺。在不丹,為了舉國的和平,他依照所得的預言建造了幾座獻給蓮師的佛寺和一些大型的寶塔,漸漸成為不丹王室和全國人民最為崇敬的上師之一。 仁波切後期亦曾三次造訪西藏,主持雪謙寺祖廟的重建工作;亦以各種方式在西藏修復了兩百多座的佛寺與僧院,尤其是桑耶寺、敏珠林寺與雪謙寺。在印度,仁波切亦於菩提伽耶(Bodhgaya)釋迦牟尼佛成道的菩提樹下新建了一座寶塔,同時亦計畫在北印度的其他七個佛陀的聖地逐一籌建寶塔。 在尼泊爾,寧波車把豐富的雪謙傳承遷移到新的處所,他在菩納斯(Bodhnath)的大寶塔前方蓋了一座僧院,此處成為他主要的駐錫地,同時也是許多喇嘛的住所,由冉江仁波切擔任住持。這是欽哲仁波切的特殊心願,他希望這個佛學院是延續舊有傳承的所在,喇嘛們能如同在西藏時一般地研修佛法,因此,他極為關注年輕喇嘛的教育,俾使傳統能夠延續。 在西藏,隨著書籍與圖書館有系統地被破壞後,許多典籍只剩下少數一兩冊的影本。仁波切花了許多年的時間,盡可能地出版藏傳佛教的珍貴遺產,總計多達三百卷,其中涵括了姜貢康楚的五寶卷。直到晚年,仁波切仍致力於尋找他未能接獲的傳承,並把他所持有的教法盡可能地傳予他人。在他一生數不盡的傳法開示中,曾傳了兩次一百零八冊的甘珠爾法和五次六十三冊的大寶伏藏法。 仁波切在1975年首度造訪西方後,便曾多次前往弘法,其中包括了三次的北美之行,許多國家也曾留下他傳法的足跡,尤其是他在歐洲的中心、座落於法國多荷冬(Dordogne)的雪謙天尼達吉林(Shechen Tennti Dargyeling);於此,來自世界各國的人們得以接受仁波切的廣泛教授,同時也有幾組學生在仁波切的指導下,採行傳統的方式閉關三年。 欽哲仁波切以他廣大的智慧與方便,毫無保留地將生命奉獻於佛法的延續與推廣上,最令他滿足的,便是看到人們能真正地修行佛法、生活因為慈悲心與菩提心的增長而得以轉化。 即使在晚年,欽哲仁波切仍然精神熠熠,不因年歲的增長而稍減風采;但在1991年年初,當他在菩提伽耶傳法時,卻首次出現生病的徵兆,在結束菩提伽耶的活動之後,仁波切轉往達蘭莎拉(Dharmsala),順利地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將寧瑪派的重要灌頂與傳承傳予達賴喇嘛,此行,是經達賴喇嘛祈請多年而來。 回到尼泊爾,隨著春天的到來,仁波切的健康情形明顯地惡化,大部份的時間他都在靜靜地持咒與禪坐,一天裡只撥幾個小時會見必要的人。他打算到不丹,在蓮師特別加持的聖地"虎穴"帕洛札倉(Paro Taktsang)閉關三個半月。 在獨自閉關結束後,仁波切對幾位隨行閉關的弟子開示究竟上師(ultimate Guru)之意:超越生死與任何形體的上師。其後不久,他又再度示現病徵。1991年9月27日深夜,他交代侍者將其扶正坐直,凌晨時分,他的呼吸停止,心識融入空性之中。
置 頂
返 回

Copyright©2013   |   Sakya Tsechen Phuntsög Choling  薩 迦 大 悲 圓 滿 佛 法 中 心